您的位置:首頁/  沛納海 /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行情】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發表時間:2019-11-06 18:10:41 | 來源:愛表族官方
撰文/Ben Gu
 
 
有關意大利,歷史上最早可以追溯至公元前、青銅時代即肇端的伊特魯里亞文明。在亞平寧半島上之后發生的大事,要算公元前509年羅馬共和國的建立,還有14世紀后開始的“文藝復興”,都被視作今日意大利歷史上的“高光時刻”。可意大利以一個完整國家形態出現在歷史上,并以共和國國體而存在,也是相當近代才發生的事。伴隨著意大利的“成形”,沛納海的故事,也可由此說起。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在1860年,一個叫喬瓦尼沛納海(Givovanni Panerai)的意大利人,在佛羅倫薩建立了屬于自己的一家小表店,之后圍繞著軍用品、潛水表、從小眾品牌到真正走向全球化的品牌歷史來說,可以說是天時地利人和的微妙作用與顯著影響的集大成。正如同樣出身意大利佛羅倫薩的政治思想家與哲學家、馬基雅維利,就是那個寫出《君主論》的作者,曾說過,目的總可以為手段進行辯護,目的的達到總能證明手段的正確。在腕表的世界之中,這句話也一樣有理、貼切、妥順。早期的沛納海執著于很有限的腕表樣式,因軍方訂單的保密原因而不公布產量以及更多具體信息,作為潛水表在功能與外觀上的顯著存在感,這些都似乎為日后全世界范圍內的“紅極一時”,奠定了產品特征與商業邏輯的某種正確性。
 

Panerai_1860
Panerai佛羅倫薩老店 1860年

Giovanni Panerai 1825 to 1897
Giovanni Panerai 1825 to 1897

沛納海老店現狀
沛納海總店現狀


話說回1860年,集修表、買表等經營于一體的“喬瓦尼沛納海”先生的表店,開張了,店址就在游覽佛羅倫薩的游客們必定打卡的圣洛倫佐教堂入口對面,這個教堂的另一個名字是梅迪奇家族禮拜堂。將店設在教堂附近,這是古早的商業邏輯思維,教堂聚集人群,人群會留意教堂附近的店鋪。19世紀末,喬瓦尼的表店已經是今日一些熠熠生輝的瑞士腕表牌子的正式代理——包括了勞力士、江詩丹頓、百達翡麗等。
 
1916年,機緣巧合下意大利皇家海軍找到喬瓦尼沛納海,后者為軍方奉上以表盤碩大、在各種光線環境下都易于閱取時間,在表盤時間刻度以及指針上,用上了“鐳”這種具有夜光性能材質的腕表。喬瓦尼先生還未這種夜光材質申請了專利;這一被稱為Radiomir的專利,在1916年3月23日于法國的一項專利文書中有證可循。值得一提的是,那年代,鐳的放射性對人體的危害還沒被意識到,那時的牙膏、化妝品、甚至食物之中。今天,那個年代具有夜光鍍層的古董表,可能也是鐳材質的,放射性依然存在。
 


 
從1916年算起,兩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站在協約國一方的意大利在戰場、以及戰后談判桌上都沒有得到太多實質性的好處,舉國政經形勢跌宕不已。著名意大利作家Mario Puzo書寫的《教父》中的角色初代教父,就是在1910年代從西西里出走、去新世界闖天下。這邊廂,喬瓦尼沛納海經營者自己的表店,繼續為意大利軍方制作易讀、易用、表殼與盤面都碩大的軍用計時工具。

來到1935年,意大利海軍為蛙人突擊隊員,還有第一支潛艇部隊所采購的訂單,擺在喬瓦尼與其它幾家供應商面前。軍方要求是可以在極端嚴苛環境下精準計時、易于水下或微弱光線中讀取時間。一年后的1936年,喬瓦尼沛納海向軍方交出了名為Radiomir的樣品測試表,枕型表殼直徑達到47毫米,有個易于潛水員佩戴手套時操作的旋入式洋蔥頭表冠,一體式熔焊的表耳,長度足夠纏繞潛水服的防水表帶,內部采用的是由一家名叫Cortebert制表廠專門為勞力士制作的、編號為Calibre 618機械式手動上鏈機芯。樣品測試表共計10枚,順利通過測試后為沛納海再次贏得了軍方訂單。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在這一期間,三明治夜光表盤,加州面,圓點與柱狀時間刻度盤面等,逐漸在Radiomir系列中得以呈現。這也為日后沛納海推出復刻腕表,形成了歷史靈感與設計檔案。此系列表款也均Radiomir為名字,這一期間的出品,都是近似今日Radiomir系列形制的作品。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到1940年代,沛納海放棄使用勞力士手動上鏈機芯,因為41小時的機芯動能儲備在當時顯得不夠“長動力”了;于是采用了Angelus 240機械式手上鏈機芯,機芯動力一下子增長到長達8天。90年代后,沛納海線代表也似乎走了一樣的機芯路勁,先是常規機芯公里儲備標準,然后再推出長動力版本機芯作品。也在1940年這一年,Radiomir 1940腕表推出,特點是表耳與前款相比,得到了加粗與加固的設計。3年后的1943年,Mare Nostrum腕表被推出,這款腕表設計的初衷是為海軍中在甲板上工作的軍官們而設的計時碼表。在2000年后的沛納海新表系列中,無論是Radiomir 1940殼型,還是Mare Nostrum計時碼表,都被一一再回歸到腕表市場中重出江湖。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1940

Panerai-Mare-Nostrum-Prototype-1943
 
這里多說幾句,有關意大利海軍在二戰中的戰績,與他們的作戰策略很有關,主要肩負的是打擊地中海區域同盟國的船只。意大利海軍自己愛稱為“小豬”的雙人操作動力魚雷,就是他們的主要作戰武器。一般就是埋伏在可能出現目標的航道上,坐等伏擊敵方船只。就變得非常重要了。有時,意大利海軍蛙人可能在同一地方埋伏超過幾十小時。這樣,能在水下準確計時的工具。
 


人操魚雷

 
 
1949年,沛納海終于把對人體具有危害的放射性夜光材質“鐳”替換成同樣具有夜光功能的新材質Luminor,沛納海同時也對Luminor的技術與名稱注冊了專利。熟悉沛納海的朋友們會知道,從Radiomir到Luminor系列的進化完成,從1950年持續到以后的若干年。真正要等到1955年,喬瓦尼的一雙兒女——朱塞佩與瑪利亞來完成,他倆共同發明了今天在沛納海腕表Luminor系列上看到的、極具辨識度與功能性的表冠鎖橋,并在美國得到了專利注冊。在追求防水性能的征途上,沛納海的腕表在裝載新技術之后,達到了防水200米的成績。半個世紀過去了,在2013年由蘇富比與安迪古倫合作舉行的珍稀腕表拍賣會中,一枚表殼以及機芯均由勞力士操刀、裝載了表冠鎖橋、表盤已經徹底呈現變色效果的Luminor腕表,拍賣價達到了20萬3千美元,值得留意的是這枚腕表的出產年份,正是1955年沛納海正式注冊了日后成為其“視覺招牌”的表冠鎖橋的“元年”。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在1950年代,沛納海無論是表殼防水、長動力機芯,還是時間信息易讀性等方面,都為自己出品的潛水表做足了功夫,加上表冠鎖橋的專利的加持,很快就在1956年進入了當時埃及海軍采購軍用潛水表的供應商名單。

這些50年代由沛納海為埃及海軍制作的軍用潛水表,被分為兩種,一種是建立在Radiomir 1940表殼形制上、編號為ref.6154的兩針版本的潛水表,被表迷愛稱為“小埃及人”。
 


從翡冷翠的小表店,到獨步江湖的沛納海
 
另一種是直徑達到60毫米、設有一個可選轉表圈、裝配了表冠鎖橋、8日長動力機芯的小三針版本腕表。表迷們將這個60毫米表殼直徑的“大家伙”,稱之為“大埃及人”,編號為ref.GPF 2/56。在2009年,沛納海將“大埃及人”以原汁原味的方式,再度推出,全球限量500枚,新系列編號為PAM341。上手的感覺是,愛上它,除了錢袋要夠深,還要有足夠強壯的手腕。在找這款表的資料時,偶然看到一張世界動作舉行史泰龍戴著PAM341搭配西裝的相片,大小比例對他而言非常和諧。對于沛納海在全世界范圍內的成功與推廣,史泰龍可謂見功卓著,這里就不多贅述了。
 


1956-Panerai-BIG-Egiziano-Reference-2_56-with-60mm-with-Crown-Protection-System
1956-Panerai-BIG-Egiziano-Reference-2_56-with-60mm-with-Crown-Protection-System

re-PAM0341
re-PAM0341



re-PAM0341
sylvester-stallone-wearing-panerai-pam341
 
時間來到1972年,一位意大利海軍軍官出身的工程師Dino Zei從沛納海家族第三代中接棒,管理這盤生意。Zei先生先是將品牌名正式更改為Officine Panerai,并沿用至今。從1972年到1992年的20年年間,沛納海依然扮演著軍方腕表制作與供應商的身份。直至1993年,沛納海以Luminor,Luminor Marina還有Mare Nostrum這三款為開始,正式面向公眾市場推出自己的腕表作品。在這一時期,沛納海的成就、傳奇與熱度,僅僅存在于極少數腕表愛好者與收藏家的“小圈子”之中。Zei先生撰寫的“佛羅倫薩的沛納海”一書,很值得一讀,可以看作是沛納海的源起歷史,對他而言,可惜的是面對大環境的石英危機,還有獨立品牌鎖缺乏的資源,很難將品牌做強做大。但是,1997年注定了是沛納海的一個轉折點。值得一提的是,Zei先生依然活躍在腕表領域中,制作自己品牌的腕表,依然是易讀、大表殼、顯而易見的潛水表風格,現在年屆88歲的他依然居住于佛羅倫薩,沛納海的發祥地。
 

Dino-Zei
Dino-Zei


來到1997年,在沛納海成立137年后的這一年,品牌被南非超級富豪Johann Rupert建立的The Vendome Group、也就是歷峰集團的前身收購。大老板“欽點”在卡地亞干了好些年的意大利人 Angelo Bonati來坐鎮沛納海。此后21年,沛納海在全世界的風潮可謂有目共睹。
 

panerai CEO Angelo Bonati
       
直至去年3月Bonati先生正式退休,可謂功成身退,沛納海度過品牌史無前例地大發展的21年。在這個過程中,沛納海深挖了品牌歷史上的經典表款,一再擴展產品系列,建立自主表廠與研發機芯,就像今年SIHH表展上,具有潛水基因的Submersible系列被推向前臺;能否延續成功,就在于拿捏經典與創新這兩者間的微妙平衡了。

在腕表世界,品牌的成就與人一樣,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回望沛納海的成就在現代高級腕表領域中可以說是現象級、絕無僅有的存在。正如馬基雅維利的說的那句話的后半部分,目的的達到總能證明手段的正確。只有在一次又一次的持續的成就面前,過往的所有手段才是正確的。
 

pam00799





關鍵詞:沛納海 潛水表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盜鏈或鏡像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