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  卡西歐 /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導購】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發表時間:2019-06-14 20:42:44 | 來源:愛表族官方
撰文/Ben Gu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引文:
英國知名的作家毛姆說過,追求理想,就是追求厄運。在腕表的世界中,設計師與制表匠天馬行空的傾斜創意的時代,似乎已經一去不復返了。特別是面對巨大的銷售壓力與市場挑戰的時期,不管黑貓白貓,能賣貨就是好貓,大眾市場是否接受度高,能不能賣得好已經成為主導設計、制作與創意的“指揮棒”。可是,對真正愛好腕表,將這視作一門技藝與傳承的朋友來說,倒還是蠻懷念市面上曾出現過,哪怕曇花一現的、蠻“野”的那些腕表設計的。接下去,就從幾個角度,來追尋一番那些出現過的“腕表野生設計流”作品,來緬懷一下在設計上想弄出一些新意思的腕表作品。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殼型就是表的臉孔

整容臉大行其道的今天,腕表世界中的表殼“圓形”是隨大流,賣得好的“方形”也就一只手數得出的那么幾個牌子,那么幾個系列。回想往昔,敢于在表殼上下功夫的牌子,遠遠要比今天來得多;不是說今天做不到,是“老板們”大多外行指揮內行,“經理人”們多追求業績,愛捧“爆款”的臭腳。


 

 
說到腕表殼型,思緒一下子翻涌,表殼有個性的腕表系列,今日大多蕩然無存。代表例子是ROGER DUBUIS Sympathie的四角四圓造型表殼,在視覺上極具辨識度,表殼線條處理與打磨工藝也屬上乘。此系列備記得有大三針、計時碼表、萬年歷不同版本,全部是日內瓦印記的精細機芯。那還是ROGER DUBUIS與另一創辦人Diaz草創這個品牌的年月的出品,硬要詬病的話遺憾就是機芯要是也配合表殼形狀,做成四角四圓造型就厲害了。可惜,這個代表例子也道出“野路子殼型”不受市場待見而最終香消玉殞的結局。看得中的朋友,有緣的話等著在拍賣會或二手市場邂逅吧。
 


從殼型上講,“野設計”至今尚存一息的量產表款,非HAMILTON這家出產的Ventura系列,三角形表殼在現代腕表世界中可以說獨樹一幟,從美國音樂傳奇巨星貓王,到Will Smith主演的黑衣人中的角色,都佩戴著這款極具5、60年代科幻、未來主義風格的獨特腕表。

值得說一句的是,在殼型上,走位比較瀟灑,路子比較野的,非意大利牌子莫屬,具有濃郁意大利造殼基因的PANERAI兩個殼型Radiomir還有Luminor就是殼型兩招鮮,賣表吃遍天到今天;還有另個在日本賣得不錯的Gaga Milano這個牌子,以大表殼配壯碩表耳,還有12時位置的洋蔥頭表冠,營造出表殼的獨特存在感。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表盤顯示方式

大三針、小三針、最多來個跳時顯示,規范式指針,就算是現今表店里“顯示標準套餐選擇”了。現在小牌子逆市做獨特、甚至怪異的表盤顯示,已經遠遠超過吃力不討好的形同了。大牌子么偶爾弄一弄,還能彰顯自家對高級制表美藝的執著與推崇。上文中提及的ROGER DUBUIS先生在世時,曾與其他幾位制表巨擎一起制作過品牌名為MAITRES DU TEMPS、系列名為一號篇章的復雜功能腕表,碼表、陀飛輪、第二時區、日期顯示共冶一爐,設計中最“野”的兩點是表殼一上一下,以滾筒方式顯示的月相與星期功能。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例如LV推出的Escale Spin Time反轉顯示腕表,環繞表盤的12個四方體,通過微機械裝置來顯示小時信息,表盤內圈的指針顯示分鐘信息。一般人看不太懂,覺得很復雜、很高級吧。是的,這樣非常規顯示的腕表,修起來也會比一般表更“復雜”,價格也要比一般表來得更“高級”。大牌子有實力在顯示方式上“野”一把,例如HERMES曾推出的“神秘時間腕表” Arceau Le Temps Suspendu也是這樣套路,平時的十分針都是10點10分的樣子,要摁下表殼的一個按鈕,才顯示具體的準確時間。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回想約十年前的2010年,F.P JOURNE大師的好朋友、獨立制表人Ludovic Ballouard帶著就是不正經顯示時間、小時反轉顯示的圓形表巡游亞洲找生意。機芯是厲害的維機械杰作,表盤上印著代表小時訊息的12個圓點除了準確小時那個數字外全部倒轉。老花眼肯定是看個時間,要細細端詳一番了,后來還出了羅馬數字小時刻度版本,怎么說呢?就跟一代宗師那句經典臺詞一樣,這不是比武功,比的是想法。可惜,顯示方式這招真要有架勢,要有機芯內功來支撐,而且一般人還看不太懂,也不那么容易接受再掏錢買賬。多說一句,F.P JOURNE自己推出的酒桶型Vagabondage,記憶中從一號系列,出到3號系列,跳時跳分的顯示方式,也算面對逆市堅持自我風格的猛士了。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要說非傳統顯時做得口碑票房各得其所的,想了想還是要說FRANCK MULLER的“瘋狂小時”系列,從2013年推出至今16年,不同版本長賣長有。從時間本身玄妙叵測的想法出發,讓小時時針亂跳,算是藝術與商業的很不錯的例子。
 





腕表功能不再“野”的人工智能時代

腕表的功能,除了顯示時間,還有啥可能性呢?締造石英危機的日系電子表,其實大費周章、也腦洞大開地做出一番嘗試的,例如卡西歐將電子計算器、電視遙控器、甚至80年代流行的隨身聽、隨身電視功能都融入其中。到現在,CASIO還有SEIKO那種二次元感、高達感十足的設計,依然如雨后春筍,層出不窮。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今天看來,設計與制作者賦予腕表的功能可謂充滿生機勃勃的野生感,是今天的新功能、新設計所不能比肩的。為啥這樣說呢?君不見像BREITLING旗下曾赫赫一時的、在表殼上加載了全球定位發射器的Emergency系列早在很久之前“淡出江湖”。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現在市面上,生猛的腕表功能,除了潛水深度計,例如積家的;還有VICTRINOX這樣將高強度的攀巖繩索編織成表帶,供表主在“危急時刻”解開表帶、使用繩索之外,也是在沒啥花頭。眾多腕表品牌不再研發類似007在電影中使用的神奇功能腕表的真正原因,在于現在人手一部的智能手機,已經功能強大到“無所不能”了。也或許,有一天,智能手機會被做成戴在手腕上的一個小裝置,但也或許那時不稱其為“手表”了。唉,這不就是iwatch嘛。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抄爆款雖不被人看得起,但至少能活下去


舉例來說,雖然ROLEX的雙色表圈,也不能說是勞家原創,但畢竟ROLEX幾十年來、持續不斷地令其成為經典中的經典,于是乎,每年都有其它牌子東施效顰來出雙色表圈的運動表。還有另一個有趣的發現,就是LVMH集團下的ZENITH,TAG HEUER出產的某些款式跟HUBLOT的某些主推、熱賣款式“長得愈來愈像”。就連集團之外的有些牌子的新表,也生生長出“近親感”十足的表殼造型、乃至整體風格。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這樣說或許以偏概全,抹殺了不少牌子強烈的野生創作力,但確實做得好、做得久的并不多。

抄個外觀,算技術含量較低的事情吧。另一邊廂,也會有牌子野生創作一些復雜表款,從市面上熱賣、或受到追捧的功能中“汲取設計靈感”,來做一些令人覺得既熟悉、又別扭的產品。市面上某牌子的多陀飛輪賣得不錯,我就來三個、四個陀飛輪。某些牌子做鏤空機芯,我就也來個“透視裝”新品,諸如此類,生機勃發,景象一片大好。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在腕表設計還蠻“野”的年代,遇見過的這些表



純野生流


怎么才算是在設計與功能上走“純野生”的路數呢?一是沒有經典腕表的歷史束縛或設計語言,例如一些汽車品牌設計并制作的禮品表,設計不可謂不生猛,例如MASERATI的“禮品表”,來個星座的爪牙殼,融合皇家橡樹的表耳,再在表盤上來個碩大無比的商標,完美。另一種,就是實打實的抄襲腕表啦,在仿表的路上,國人與老外都其實蠻熱衷的,因為畢竟低端消費市場就放在那里,不可無視。國人喜歡仿得真,美其名曰的高仿、復刻表,在設計與功能的狂野上乏善可陳。但當國人一旦“自主”創作,例如眼前的PATEK仿表,表盤有敞開設計、類似陀飛輪的設計,其實并不是陀飛輪。背面采用獵表的護蓋設計,揭開一看是叫懂行的朋友笑稱豬叫的卡通畫風的春宮,嗟乎。

另一邊廂,西方風格的制表純野生風范,就是每一步都是合乎規范的,注冊個正經牌子,然后給你來個皇家橡樹離岸型的克隆表,或者給你來個令人遐想的“超復雜設計”,價格不是199,就是299美元,價格親民到明白制作者與商家是正兒八經想靠這些表跑量、賺錢、實現人生美夢。綜上所述,除了抄襲、仿造是當段子說的事并不支持之外,腕表世界中的野路子、怪設計、勃勃生機大體上是在走下坡路,而且還會繼續走下去。因為,政治正確與保守求穩,畢竟是時代主旋律,表也不例外。


關鍵詞:腕表設計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復制、盜鏈或鏡像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